老北京的八大胡同名妓是什么样的存在?

分享时间:2019-07-08 672 热度℃
  八大胡同指的是韩家胡同、百顺胡同、陕西巷、石头胡同、五广福斜街、朱家胡同、胭脂胡同和李纱幅胡同在大栅栏附近,过去是红灯区广义上,老北京的“八大胡同”指的是铁树斜街以南,珠市口西大街以北,南新华街以东,煤市街以西这一大片区域内的许多条胡同。起初,这里并不是“红灯区”,而是进京戏班所在地,后来成为清代男色的最大聚集地,清末民初才逐渐演变成名噪一时的烟花柳巷。  

  八大胡同是老北京的隐私和隐痛。然而,它毕竟是北京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,从酝酿、产生、发展、演变,以至消亡,无不带有岁月流转的痕迹。它不仅仅是娼妓业的代名词,实际上,也是老北京商业繁荣区的一个缩影。

  今天的八大胡同早已老去,甚至破落。然而在文保人士眼中,八大胡同以及整个大栅栏地区仍是北京目前保留最系统、最完整的一座民间历史博物馆。保护八大胡同,就是在保护与八大胡同一样承载着深厚历史记忆的建筑与人文文化。

  其实,老北京人所说的“八大胡同”,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,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,因为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,还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。只不过当年,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,妓女的“档次”也比较高,所以才如此知名。  

  老北京城的妓院分若干等级。最早的妓院分布在内城,多是官妓。现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,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,如演乐胡同,是官妓乐队演习奏乐之所。内务部街在明清时叫勾栏胡同,是由妓女和艺人扶着栏杆卖唱演绎而来的。以后“勾栏”成为妓院的别称。明清时期,当官的和有钱的饮宴时要妓女陪酒、奏乐、演唱,叫做“叫条子”,在妓女一方,则叫“出条子”。

  到了清末民初,妓院主要集中在前门外大街,一是因为这里离内城较近,官员们出城享乐比较方便;二是这里有火车站,南来北往的旅客多;三是前门外大街是京城著名的商业街,相当繁华;四是这一带是戏园子、茶馆、酒楼的集中地,吃喝玩乐,可自成一体。

  据30年代末的一份统计资料,当时“八大胡同”入册登记准予营业的妓院达117家,妓女有750多人,这只是正式“挂牌”的,还不算“野妓”和“暗娼”。

  八大胡同名妓

  老北京的妓女分为“南班”与“北班”两种,一般来说,“南班”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带的女子,档次高一些,不但有色,而且有才。这样的妓女陪的多是达官显贵,如京城名妓赛金花、小凤仙等。“北班”的妓女以黄河以北地区的女子为主,相貌好,但文化素养差一些。“八大胡同”的妓女以“南班”居多,故多为一、二等妓院。而其它地区的妓院,大多数是“北班”。当时在京城做官和经商的人多是南方人,因此,“八大胡同”成为这些达官贵人经常出入的地界。  

  “八大胡同”的档次也不尽相同,百顺胡同、陕西巷、胭脂胡同、韩家潭多为一等。一等妓院,也叫“清吟小班”,顾名思义,“清吟”以饮茶、谈棋说戏为主,并非只有皮肉生意。出入“清吟小班”的嫖客多为有权势的人,当然也有文人墨客。

  所谓的八大胡同,实际上是一个宽泛的代词,指清代以来,大栅栏观音寺以西乃至珠市口,天桥,虎坊桥,琉璃厂一带青楼聚集的地方,不仅仅只是八个胡同。

  老北京有首八大胡同的藏名诗:八大胡同自古名,陕西百顺后头城。韩家潭畔弦歌杂,王广斜街灯火明。万佛寺前车马流,二条营外路纵横。貂裘豪客知罗少,扶拥胭脂放荡行。

  有把陕西巷,百顺胡同,石头胡同,韩家潭,王广福斜街,万佛寺,大外郎营,胭脂巷合称为八大胡同的,也有把百顺胡同,胭脂巷,韩家潭,陕西巷,石头胡同,王广福斜街,朱家胡同,李纱帽胡同称为“八大胡同”的。百顺胡同,曾用名柏树胡同,是八大胡同中名气最大的一个,同时又有不少烟馆,赌场。胭脂巷,是八大胡同里最短的胡同,但却是头等的,因附近地方专供胭脂宫粉而得名。 

  陕西巷,明代时已成规模,其中有清名妓赛金花住过的怡香院。石头胡同,以“茶室”居多,实际上也是妓院的别名,只是听上去比较雅致。李纱帽胡同,曾用名大李纱帽胡同,小李纱帽胡同,大力胡同,小力胡同,三等妓院较多。韩家胡同,曾用名韩家潭,以南方过来的妓女为多,称为清吟小班。皮条营,曾用名西壁营胡同,也有叫东壁营胡同的,多是比较隐蔽的暗娼。

  王广福斜街,曾用名棕树斜街,王寡妇斜街,除去妓院还有多家当铺酒馆会馆浴室等场所。除了这八条胡同,附近还有朱家胡同,清风巷,西羊毛胡同,燕家胡同,铁树斜街,杨梅竹斜街,庆云巷,王皮胡同,樱桃胡同。往南到天桥,往西到菜市口,往东到金鱼池,蒲黄榆,还有所谓八大胡同以外的“八大胡同”。
本文标签:
返回顶部